優子@吃土少女

A💚K💙T💛
不雷CP随便吃

[磁石SN]一个懒得起名字的短打x

#双医生拉郎
#没什么逻辑 都是瞎写的
#只想搞一下尼尼(危险发言


“征司。”
栗原按住了要给香烟打火的渡海,从他嘴里抢过烟扔到一边。
“看样子手术成功了,离佐伯教授黑色止血钳的秘密又近了一步呢。”
“阿一,心脏外科发生什么没你……”
外科医的话被内科医的吻堵住了。渡海的身体震了一下,耳根以飞快的速度泛红。
“……真麻烦。”渡海移开了视线,却主动圈上了栗原的脖子。

这也算#手写台词#吧x
不打tag了😂😂😂

【竹马/AN】一篇流水账恋爱日记

#架空背景
#OOC严重
#只想让他们谈个恋爱






今天的小和也很可爱呢。


上司开了一个非~常长的会议,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半了。我用钥匙打开门的时候小和就站在玄关,接过了我的外套和围巾。「在阳台上看到雅君从十字路口拐过来啦。」他笑着说。
小和的笑容永远都是最棒的。


小和为了等我回家一直没有吃晚饭。锅里煮着咖喱,松软的土豆和软烂的牛肉想必已经煮的十分入味,洋葱融化在里面,又给咖喱增色不少。
小和关掉了一直处在保温模式的电饭煲,帮我盛了一盘小和特制爱心咖喱。
小和总是很傲娇,逞强说自己不饿先给我盛,看着我吃的差不多了自己才吃。我在洗盘子的时候小和也待在厨房看着我,嘴上说着不好好看着雅君洗盘子的话雅君说不定会把盘子打碎,实际上是想多跟我一起待一会儿呢。


洗完盘子我会跟小和一起打游戏。我们喜欢关着灯打游戏,房间里面唯一的光源就是显示屏。小和说这样能够更投入游戏,但我知道一些其他的原因。
小和打游戏很厉害,赢了以后会摆出一副自豪的表情。虽然露出自豪的表情的小和也很可爱,但是我偶尔获胜的时候,小和露出的不甘心的表情也很可爱。
所以我每天都在为了看小和不甘心的样子而努力着。


小和不甘心的时候,就轮到我的出场啦!我会放下手柄去圈着小和,小和一边骂我一边往我怀里钻的样子也可爱极了。
然后小和的耳根会变得异常的红。小和很容易害羞,害羞了之后浑身都是粉粉的,让我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去亲小和。
游戏已经在不知不觉当中关掉了,显示屏变黑了,家里黑漆漆的一片。小和抱着软软的,嘴唇也软软的。
当小和用软软的手抱着我的腰,在黑暗中用上目线看着我的时候,我就知道小和的下一句话是什么了。

「明天是周末,雅君可以不用起那么早吧。」

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不用我说了吧。






END

【咖啡馆三十题】Ⅹ研发新饮料【竹马】

#暂停日更

#请勿上升至真人

#OOC



“J,你听说过奶盖茶吗?”二宫用左手托着脸颊,“之前听樱井桑说过,感觉也可以应用在咖啡里面呢。”

“光嘴上说着也没用,不如试一下?”松本比起表哥来说是绝对的行动派,马上准备从冰箱里拿出了奶油芝士和鲜奶油。

 

“……唔麦!”樱井喝了一口杯中的奶盖咖啡,带着崇拜的眼神看向松本。坐在他旁边的大野吸了吸鼻子,淡淡地说了一声“还不赖。”

“那就作为长期菜单保留吧。”二宫搓了搓手,“雅君,把仓库里的粉笔拿过来。”

相叶听见店长这样叫他不禁愣了一下,缩了缩脖子之后小声应了一句就跑开了。当他再一次出现在店铺里的时候,樱井和大野已经离开,松本已经回到后厨准备食材,店面里只剩下他和二宫两个人。

“小和!我回来了。”他笑得灿烂。

“……笨蛋!谁允许你叫我小和的!”二宫一把夺过粉笔,刷刷地往黑板上写新品的名字和价格。

“可是小和都叫我雅君了……!”相叶叉腰,很有底气似的,“不公平!”

“……随你喜欢吧。”

二宫的耳后红红的,而他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相叶的嘴角牵动了一下,微微上浮。

这可能不是一场单相思。

“笑什么!好恶心啊!”

“以后就把小和叫做小和了!”相叶大声宣布。

“随你便吧……”

二宫握起拳想去打他的背,却停在了空中。

 

笨蛋雅君。


tbc?

【咖啡馆三十题】Ⅸ上错食物【竹马】

#强行带一点点竹马

#请勿上升至真人

#OOC

#神乐是真的很OOC




“一杯黑咖啡,麻烦用滤泡式做。”

第一次出现对做法要求如此严格的顾客,二宫抬起了头,对上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哟,阿和。”来者推了推眼镜,“好久不见。”

“580円。”二宫和也展开了商业性微笑,“请您在店内找位置坐下等候,我们马上为您准备点单。”

 

神乐不是什么好脾气,被亲表弟无视对他来说很丢面子。

尤其是刚刚排在自己后面的可爱的女高中生皱起眉头看向灰溜溜地离开的自己的时候。

“那家伙很有人气啊……”神乐叹了一口气,摸了摸下巴——

该死。刚从待了一两周的研究室里出来,不仅头发没有好好整理,胡渣也没刮。真是浪费了一张good-looking guy的脸。他想。

正在这时,一个看上去瘦高瘦高的服务生端了一杯咖啡放在神乐对面的桌上,一句“您点的黑咖啡”都没说,就哼着小曲儿到隔壁桌收餐具去了。神乐皱了皱眉,端起那杯咖啡来喝了一口。

“好甜……”他皱着眉头放下杯子,刚想起身去找表弟店长投诉服务生,就看到表弟端着一杯咖啡站在了他的桌前。

“您的黑咖啡。”他笑,“然后那杯双份糖是我的。”

 

“阿和你过分了啊。”神乐终于喝到了自家表弟亲手调制的黑咖啡,右手托着下巴看着对面那个胡子刮地干干净净,甚至还set过发型的真·good-looking guy。

“那个时候如果跟乐你聊起来了,后面的客人怎么办?”二宫小口地啄着杯里的咖啡,“所以我才叫まーくん先做一份加糖的拖延时间。刚刚站在你后面的高中生小姑娘已经走了哦。”

“まーくん?哦,刚刚那个服务生啊。叫的还挺亲密的嘛。说起来你怎么还在叫我的姓氏?真想从阿和嘴里撬一句兄ちゃん呢。”

“下辈子吧。”二宫喝完最后一口咖啡,简短地沉默了一下。

“……神乐,你说男孩子会喜欢什么生日礼物?”

“哇,你还真打算泡他?”在二宫的眼神威逼下,神乐只好压低声音举手投降,“……不过,那个笨蛋好像很好骗啊,估计你弄个小蛋糕给他他就会开心的不得了吧?”

 

二宫家的挂历上,平安夜的日字上被画出了一个红红的圈。



tbc

【咖啡馆三十题】Ⅷ酸掉的肯尼亚【山】

#前文见tag

#前文主要是笃

#终于有山的戏份了orz

#越来越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请勿上升至真人

#OOC



“一杯冰肯尼亚。”

樱井把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二宫停下了正在戳动屏幕的手。看着店长疑惑的眼神,他急忙开口:“啊啊,我只是想偶尔转换一下心情。”

“……啊,对不起,擅自预测了您的点单。”二宫抹了一把脸,“马上为您准备好。”

 

店内有一张四人桌,是樱井的固定座位。今天他也习惯性地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丝毫没有意识到斜对角坐了一个人。

那人正拿着速写本和铅笔,仔细观察着桌上的一盆多肉植物。

“两位……是熟人吗?”一句话同时点醒了两个人,他们同时抬起头看向生田,生田发觉事态不对,便放下属于樱井的肯尼亚,鞠了一躬飞也似的逃离了“案发现场”。

 

“真是不好意思,擅自跟您坐了同一张桌子……”

“哪里的事。看来我们都喜欢同一个位置,遇见如此意气相投的人我应该感到高兴才是。”

“……啊啊,自我介绍晚了。我叫樱井翔,在附近的〇〇公司上班。”他掏出自己的名片。

“大野智。J大的美术系助教。十分抱歉,我并没有名片。”

两人交谈甚欢。站在吧台后的生田抚了抚胸口,还好没有闹出什么大事。

 

“翔酱点的是肯尼亚?”

“是的。之前一直很好奇肯尼亚是什么味道。智君不提醒我我都忘了喝了……冰块都快化没了。”

“赶紧喝吧,风味应该已经降了不少了。”

“好的。……哇好酸!……不过水果味很浓郁呢。”

“fufu,毕竟翔酱平时喜欢吃甜食嘛。”

甜品男子樱井翔,决定今后还是继续点冰拿铁和草莓松饼比较稳妥。



tbc

【咖啡馆三十题】Ⅶ我只喜欢蓝山

#xgg终于出场啦

#请勿上升至真人

#OOC



某日下午三点。

一位穿着一身纯白西装的顾客径直走向吧台。店长咽了咽口水,心想这位顾客气场可真大。

“一杯BlueMountain.”不知道为什么是蹩脚的英语。

“我们马上为您准备。”

 

樱井翔是这家咖啡馆的常客。由于公司就在附近,他经常会在下午茶时间来这家咖啡馆喝上一杯冰拿铁,偶尔点一盘草莓松饼。

那天下午他像往常一样点了冰拿铁和草莓松饼,坐在常坐的位置,打开手账本看着今日流程。

“啊嘞啊嘞?这位小哥莫不是……”樱井翔听到声音后抬头,“能在这种时候遇到情敌……真是太巧了!”

情敌?樱井翔带着疑惑的表情皱了皱眉。一位素不相识的人,上来就叫自己情敌?

“我可以跟你拼桌吗?有很多事情想请教您。”风祭拉开了樱井翔斜对角的椅子。

门口的铜铃就是在这个时候响的。

樱井翔习惯性抬眼,视线跨过风祭的肩头。

然后他吃惊得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影山,名不详,是樱井翔爸爸的大姐的孩子。影山一家一直很神秘,家族聚会也只有影山的母亲会参加,从来不带老公和儿子出席。

但是他却因为跟樱井翔长得极像,而让樱井翔记住了这位表哥。

这位表哥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穿着燕尾服,打扮的像一个执事。

 

“先生久等了。”瓷杯放在了影山和风祭的面前,而坐在影山旁边的樱井翔还沉浸在草莓松饼的美味当中。

风祭理所当然地拉过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我果然还是只喜欢蓝山!”他感叹。

“恕在下失礼。”影山的镜片反着光,

“……这杯是在下的混合咖啡……”



tbc

#笃
#预警在p1
wodema我多久没有写过本单位(SA)了_(:з」∠)_

【咖啡馆三十题】Ⅵ在拿铁的奶泡上拉出心形的花【竹马】

#请勿上升至真人

#OOC


“您好,两杯拿铁。”两个穿着附近高中制服的女生牵着手走了进来,视线刚一碰上相叶的就飞快低下了头。

“感谢惠顾,一共1280円。”相叶敲击着光屏,“收您1300円,找您20円。”他抬起头冲她们笑笑,“请在店内找座位等一下,我们马上为您准备。”

 

“很受欢迎嘛,大哥哥。”二宫用胳膊肘顶了顶相叶的腰,“这两杯拿铁就交给大哥哥咯,记得拉花要做心形哦。”说完露出一脸坏笑。

“少啰嗦。”相叶撇撇嘴,“ニノ也很有人气啊,上次那个中学生一直盯着ニノ看呢。”说完便端着两杯拿铁离开了吧台。

“这家伙是吃醋了吗。”二宫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嘀咕了一句,猫唇一勾,自嘲一般开口,“……怎么会。”

 

到了闭店时间,趁相叶在厨房捣鼓宵夜,二宫回到空无一人的店面里,打开了刚刚已经关闭的半自动咖啡机。

不过一分钟,一杯简单的咖啡就煮好了。他端起奶泡壶向杯中倾倒,画出了一个完美的心形。

二宫随手撕了张便签,简短地写了几个字,便关掉了咖啡机,把拿铁放在了厨房里的餐桌上。便签一角压在杯底,才没有翘起来被风吹走。

“……我在干什么。”他吸了吸鼻子,猫着背往休息室走去。

 

“マサキへ(给MASAKI):

お疲れ様(辛苦了)。

かずより(KAZU敬上)”



tbc

#磁
#预警在p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