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子@吃土少女

头像@Arno nonono
K💙T❤️💜A💚❤️💛8💛💚💜
社内无墙🙌🙌🙌

【麦源/源藏】From Now to Now

※一发完短篇,错字欢迎捉虫
※平行世界设定
※暗影守望麦×守望先锋源/岛田家源×岛田家主藏
※OOC有,私设有
※多ENDING有,BE线人物死亡有





00
        那是一个梦。
        杰西•麦克雷很清楚地知道那是一个梦。
        梦中的他亲手将子弹送进了那个人左侧的胸膛。
        那个他,一直以来最爱的人。



01-sideA
        岛田源氏睁开双眼,动了动胳膊。
        与平时不同的感觉让他轻轻皱了皱眉,抬起手挡住了窗外从窗帘缝里漏进来直射视网膜的光。
        然后他看到了一只正常人的手。有血有肉。
        “杰……”他话音未落,窗帘被一个熟悉却有一丝陌生的背影拉开,更多的阳光涌进了屋子。
        “源氏,”久违的日语,“你还打算睡到什么时候?”
        那个背影穿着修身的深蓝色西装,有些过长的黑发在脑后干净利落地扎了个马尾。
        “源氏?”那人转过身来,用带着责备的目光看向他。源氏在逆光的环境下眨了好几下眼才看清那个人的脸。
        岛田半藏。他的哥哥。



01-sideB
        岛田源氏睁开双眼,动了动胳膊。
        与平时不同的感觉让他轻轻皱了皱眉,抬起手来转了转手腕,他终于明白那种不适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了。
        他的头和部分内脏、器官之外的部分变成了机械。现在的他可以说是半个智械——曾经他和他哥哥最讨厌的物种。
        “半……”他话音未落,冰凉的身体突然被圈进了一个毛茸茸的怀抱。
        “源氏……”标准的英语,“再睡五分钟……”
        这种低沉的烟熏嗓肯定不是哥哥的,而且哥哥的英语不会这么标准——退一万步说哥哥也不会有这么多胸毛。
        “源氏……?”那人睁开了眼睛,褐色的眼瞳闪闪发亮。
        ……妈的这家伙是谁???



02-sideA
        日期没有错。这个有血有肉的源氏也是35岁。
        只是……他正在日本的花村,岛田城的某个房间里。
       仔细看了看这房间布局——正是他以前在岛田城的房间。
        昨晚他抱着哥哥睡了一觉……他甚至在镜子前看到自己的左肩上有一圈浅浅的牙印。
        源氏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上下打量了一下镜子中的这副身体。
        如果没有“死”,会变成这样啊……他在心里喃喃道。



02-sideB
        日期没有错。这个半人半械的源氏也是35岁。
        只是……他正在中欧的瑞士,守望先锋的基地里。
        换句话说,他人现在正在敌人的老巢里——还被敌人抱着睡了一觉!
        他仔细想想更不对,身后那个老烟鬼根本没穿衣服!
        这边这个源氏在搞什么!
        他突然停下了内心的吐槽。一个突然在脑内出现想法让他整个人狠狠抖了一下。
        这边的这个源氏是……守望先锋?



03-sideA
        “发生什么事了?告诉我,源氏。”
        习惯了机械身体的忍者在一副正常的身体里,动作显得很滑稽。
        他摔了好几跤。平地摔。他的哥哥正一边给他摔破的伤口消毒,一边用严肃的语气问他。
        源氏极力地组织着语言,半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不是你认识的那个源氏。”
        他在兄长惊愕的目光里低下头紧紧地盯着地板,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东西。



03-sideB
        “发生了什么?甜心?……我昨天太用力了吗?”
        由于不习惯这副机械身体,平时训练有素的忍着居然不小心摔下了床。
        当然腰间传来的疼痛也是一部分。但那人的问法让他很不爽。
        源氏极力地组织着语言。该死,他从高中毕业后就没用过英语,高中时也没好好学。
        “…I am the Genji you know, not.”
        “哈?甜心你的英语不太对劲哦?摔坏了吗?我这就去找安吉拉帮你看——”
        “…I am not the Genji you know.”
        源氏打断了他的话,一边一字一顿地拼着句子一边认真地看着他。



04-sideA
        半藏听“弟弟”讲述了他的过去。
        关于那个夜晚,那场兄弟之争。
        关于“他”亲手将那把太刀送进了弟弟的胸膛。
        “你……你是守望先锋的源氏……?”
        “是的,我猜测是岛田家的源氏和我互换了身体。”源氏抹了一把头发,“这样的我帅多了!突然感觉自己像穿越世界线的男主角。”
        “……那么,按照你的说法,”半藏顿了顿,“在这个‘世界线’里,岛田家和守望先锋是敌对关系。”
        “那边也是。”源氏摊手,“只不过半藏……那边的半藏也跑出家门去当雇佣兵了,现在应该是某个堂兄弟在掌握大权吧。”
        “你会待几天?下次他们打进来怎么办?……他们都是你的朋友吧?”
        “天知道我会待几……”他突然停了下来。
        那个人。杰西•麦克雷。
        他说他会在两天后去日本“出差”。
        如果“出差”的日期不受世界线影响……
        他不敢再想下去。



04-sideB
        源氏听麦克雷讲述了他从那个源氏口中听到的他的过去。
        关于那个夜晚,那场兄弟之争。
        关于他“哥哥”亲手将太刀送进了他“自己”的胸膛。
        “你是岛田家的源氏?”
        “……是的。我猜测是守望先锋的源氏和我互换了身体。”
        “那边的岛田家和守望先锋是敌对的关系。”他补充。
        “这边也是,甜心。”麦克雷叼起雪茄,“只不过你‘哥’也不在岛田家了,跑出去当了雇佣兵。温斯顿他们正在试图邀请他加入我们。”
        “你会待几天?”他不顾源氏听到“甜心”而皱起的眉头继续说道,“你哥真来了怎么办?解释起来好麻烦,说不定除了我他们都不信你是穿越过来的。”
        “天知道。”源氏冲着天花板白了一眼。
        “……我过两天要去日本‘出差’。恐怕那边的‘我’也是。”
        源氏半天才反应过来麦克雷这句话的意思。



05-sideA
        两天后。
        敌人“如约而至”地来了,为首的是一个头戴牛仔帽,叼着雪茄耍左轮的家伙。
        一番斗争后,两败俱伤。
        源氏在黑暗中看着发生的一切。



05-sideB
        两天后。
        作战完成得很轻松。应该说没有岛田兄弟的岛田家根本不是这帮敌人的对手。
        他回到瑞士,源氏在门口等他。
        盖着的面罩让他看不清源氏的表情。




END1-sideA(HE)
        敌人回去了。
        源氏趴在受伤的哥哥的床边——他原本觉得半藏醒来时看得到生龙活虎的自己比较好,不争气的眼皮却越来越重。
        被哥哥翻身的声音吵醒,他睁开眼睛对向哥哥的睡脸。
        “ただいま、兄者(我回来了,哥哥)。”



END1-sideB(HE)
        麦克雷加快了脚步赶到机械忍着面前,熟门熟路地打开他的面罩,对上一张笑脸。
        然后他狠狠地吻上了恋人的唇。
        一番热情的拥抱和唇舌的纠缠后,他们的嘴角不约而同地上翘。
        “Welcome back, sweetie.”他笑。



END2-sideA(BE)
        有人在屋顶上。
        他翻身上去,把枪口抵在那人的后背上。
        “杰西•麦克雷。”那人不回头,对于日本人来说这英语口语标准得有些过分。
        “Genji Shimada?”熟悉的烟熏嗓,“除了我们那边的人,能知道我的名字的活人不多,看来你不是等闲之辈。本来有机会和你一起喝一杯的,可惜你在我们的抹杀目标清单上。”
        熟悉却冰冷的嗓音让他很不习惯。源氏吞了口口水,喉结跳动了一下,却不是因为紧张。
        他把手按在脇差的刀柄上,跳开用它挡了两发子弹。
        刀比枪快。
        当对面的第三发子弹还没有击中自己的时候,脇差贴着麦克雷的腰擦了过去。
        一道血痕出现在他的右腰侧。
        真是自私啊。源氏想。他的左胸口汩汩地流出殷红的血液。
        “你为什么不杀了我?你明明有这个能力。”他问。
        为什么不杀了你?源氏自嘲地笑笑。
        因为……因为你是杰西啊。他缓缓闭上了眼睛。

        源氏被葬在了父亲的墓旁。
        半藏在弟弟死后第一次去那里时,遇到了一个花店的伙计。伙计表情凝重地把一束白玫瑰放在墓前,与半藏擦肩而过时将一个白色的小卡片塞进他的口袋。
        “对不起,面对杰西我无法下手。我不奢望你们原谅我,有缘再见。”半藏熟悉的笔迹,落款是岛田源氏。



END3-sideA(NE)
        枪声震耳欲聋。
        失去力气的源氏从屋顶滑落,摔在满地的落樱上。
        “源氏!源氏!”在恍惚中,他听见有人拼命地喊他的名字,还晃动着他的身子。
        “……哥哥……我还好……那家伙把枪口移开了,子弹从右边进去的……”
        “……你……我马上叫医生过来!”
        “哥……”
        “……”
        “……哥,我回来了……”半藏怀里的弟弟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笑着说。
        活着真好。我还是那么爱你。
        ……真好,半藏。



END3-sideB(NE)
        源氏按住了麦克雷想要打开他面罩的手。力气有点大,机械的棱角微微陷进他的皮肤。

        几分钟过后——对于麦克雷来说好像过去了几个小时之久——源氏松开了他,默默地摘下了面罩。
        两道泪痕挂在他的眼角。
        “……我回来了,杰西。”那个人笑,轻轻将恋人拥入怀中。
        我还是那么爱你。
        ……我又怎么忍心伤害你,杰西。



尾声
        麦克雷从梦中惊醒。他的额间甚至还冒着冷汗。
        他怀里的源氏动了动,换了个方向侧卧。
        “……杰西……”他还在梦中呓语。
        麦克雷微笑,摸了摸恋人的额发,吻上他的眼睑。
        如果真的存在,那边的杰西•麦克雷是什么样的呢?他托腮,轻轻叹了口气。





————————F.I.N.————————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