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子@吃土少女

头像@Arno nonono
K💙T❤️💜A💚❤️💛8💛💚💜
社内无墙🙌🙌🙌

【咖啡馆三十题】Ⅹ研发新饮料【竹马】

#暂停日更

#请勿上升至真人

#OOC



“J,你听说过奶盖茶吗?”二宫用左手托着脸颊,“之前听樱井桑说过,感觉也可以应用在咖啡里面呢。”

“光嘴上说着也没用,不如试一下?”松本比起表哥来说是绝对的行动派,马上准备从冰箱里拿出了奶油芝士和鲜奶油。

 

“……唔麦!”樱井喝了一口杯中的奶盖咖啡,带着崇拜的眼神看向松本。坐在他旁边的大野吸了吸鼻子,淡淡地说了一声“还不赖。”

“那就作为长期菜单保留吧。”二宫搓了搓手,“雅君,把仓库里的粉笔拿过来。”

相叶听见店长这样叫他不禁愣了一下,缩了缩脖子之后小声应了一句就跑开了。当他再一次出现在店铺里的时候,樱井和大野已经离开,松本已经回到后厨准备食材,店面里只剩下他和二宫两个人。

“小和!我回来了。”他笑得灿烂。

“……笨蛋!谁允许你叫我小和的!”二宫一把夺过粉笔,刷刷地往黑板上写新品的名字和价格。

“可是小和都叫我雅君了……!”相叶叉腰,很有底气似的,“不公平!”

“……随你喜欢吧。”

二宫的耳后红红的,而他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相叶的嘴角牵动了一下,微微上浮。

这可能不是一场单相思。

“笑什么!好恶心啊!”

“以后就把小和叫做小和了!”相叶大声宣布。

“随你便吧……”

二宫握起拳想去打他的背,却停在了空中。

 

笨蛋雅君。


tbc?

【咖啡馆三十题】Ⅸ上错食物【竹马】

#强行带一点点竹马

#请勿上升至真人

#OOC

#神乐是真的很OOC




“一杯黑咖啡,麻烦用滤泡式做。”

第一次出现对做法要求如此严格的顾客,二宫抬起了头,对上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哟,阿和。”来者推了推眼镜,“好久不见。”

“580円。”二宫和也展开了商业性微笑,“请您在店内找位置坐下等候,我们马上为您准备点单。”

 

神乐不是什么好脾气,被亲表弟无视对他来说很丢面子。

尤其是刚刚排在自己后面的可爱的女高中生皱起眉头看向灰溜溜地离开的自己的时候。

“那家伙很有人气啊……”神乐叹了一口气,摸了摸下巴——

该死。刚从待了一两周的研究室里出来,不仅头发没有好好整理,胡渣也没刮。真是浪费了一张good-looking guy的脸。他想。

正在这时,一个看上去瘦高瘦高的服务生端了一杯咖啡放在神乐对面的桌上,一句“您点的黑咖啡”都没说,就哼着小曲儿到隔壁桌收餐具去了。神乐皱了皱眉,端起那杯咖啡来喝了一口。

“好甜……”他皱着眉头放下杯子,刚想起身去找表弟店长投诉服务生,就看到表弟端着一杯咖啡站在了他的桌前。

“您的黑咖啡。”他笑,“然后那杯双份糖是我的。”

 

“阿和你过分了啊。”神乐终于喝到了自家表弟亲手调制的黑咖啡,右手托着下巴看着对面那个胡子刮地干干净净,甚至还set过发型的真·good-looking guy。

“那个时候如果跟乐你聊起来了,后面的客人怎么办?”二宫小口地啄着杯里的咖啡,“所以我才叫まーくん先做一份加糖的拖延时间。刚刚站在你后面的高中生小姑娘已经走了哦。”

“まーくん?哦,刚刚那个服务生啊。叫的还挺亲密的嘛。说起来你怎么还在叫我的姓氏?真想从阿和嘴里撬一句兄ちゃん呢。”

“下辈子吧。”二宫喝完最后一口咖啡,简短地沉默了一下。

“……神乐,你说男孩子会喜欢什么生日礼物?”

“哇,你还真打算泡他?”在二宫的眼神威逼下,神乐只好压低声音举手投降,“……不过,那个笨蛋好像很好骗啊,估计你弄个小蛋糕给他他就会开心的不得了吧?”

 

二宫家的挂历上,平安夜的日字上被画出了一个红红的圈。



tbc

【咖啡馆三十题】Ⅷ酸掉的肯尼亚【山】

#前文见tag

#前文主要是笃

#终于有山的戏份了orz

#越来越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请勿上升至真人

#OOC



“一杯冰肯尼亚。”

樱井把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二宫停下了正在戳动屏幕的手。看着店长疑惑的眼神,他急忙开口:“啊啊,我只是想偶尔转换一下心情。”

“……啊,对不起,擅自预测了您的点单。”二宫抹了一把脸,“马上为您准备好。”

 

店内有一张四人桌,是樱井的固定座位。今天他也习惯性地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丝毫没有意识到斜对角坐了一个人。

那人正拿着速写本和铅笔,仔细观察着桌上的一盆多肉植物。

“两位……是熟人吗?”一句话同时点醒了两个人,他们同时抬起头看向生田,生田发觉事态不对,便放下属于樱井的肯尼亚,鞠了一躬飞也似的逃离了“案发现场”。

 

“真是不好意思,擅自跟您坐了同一张桌子……”

“哪里的事。看来我们都喜欢同一个位置,遇见如此意气相投的人我应该感到高兴才是。”

“……啊啊,自我介绍晚了。我叫樱井翔,在附近的〇〇公司上班。”他掏出自己的名片。

“大野智。J大的美术系助教。十分抱歉,我并没有名片。”

两人交谈甚欢。站在吧台后的生田抚了抚胸口,还好没有闹出什么大事。

 

“翔酱点的是肯尼亚?”

“是的。之前一直很好奇肯尼亚是什么味道。智君不提醒我我都忘了喝了……冰块都快化没了。”

“赶紧喝吧,风味应该已经降了不少了。”

“好的。……哇好酸!……不过水果味很浓郁呢。”

“fufu,毕竟翔酱平时喜欢吃甜食嘛。”

甜品男子樱井翔,决定今后还是继续点冰拿铁和草莓松饼比较稳妥。



tbc

【咖啡馆三十题】Ⅶ我只喜欢蓝山

#xgg终于出场啦

#请勿上升至真人

#OOC



某日下午三点。

一位穿着一身纯白西装的顾客径直走向吧台。店长咽了咽口水,心想这位顾客气场可真大。

“一杯BlueMountain.”不知道为什么是蹩脚的英语。

“我们马上为您准备。”

 

樱井翔是这家咖啡馆的常客。由于公司就在附近,他经常会在下午茶时间来这家咖啡馆喝上一杯冰拿铁,偶尔点一盘草莓松饼。

那天下午他像往常一样点了冰拿铁和草莓松饼,坐在常坐的位置,打开手账本看着今日流程。

“啊嘞啊嘞?这位小哥莫不是……”樱井翔听到声音后抬头,“能在这种时候遇到情敌……真是太巧了!”

情敌?樱井翔带着疑惑的表情皱了皱眉。一位素不相识的人,上来就叫自己情敌?

“我可以跟你拼桌吗?有很多事情想请教您。”风祭拉开了樱井翔斜对角的椅子。

门口的铜铃就是在这个时候响的。

樱井翔习惯性抬眼,视线跨过风祭的肩头。

然后他吃惊得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影山,名不详,是樱井翔爸爸的大姐的孩子。影山一家一直很神秘,家族聚会也只有影山的母亲会参加,从来不带老公和儿子出席。

但是他却因为跟樱井翔长得极像,而让樱井翔记住了这位表哥。

这位表哥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穿着燕尾服,打扮的像一个执事。

 

“先生久等了。”瓷杯放在了影山和风祭的面前,而坐在影山旁边的樱井翔还沉浸在草莓松饼的美味当中。

风祭理所当然地拉过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我果然还是只喜欢蓝山!”他感叹。

“恕在下失礼。”影山的镜片反着光,

“……这杯是在下的混合咖啡……”



tbc

【咖啡馆三十题】Ⅵ在拿铁的奶泡上拉出心形的花【竹马】

#请勿上升至真人

#OOC


“您好,两杯拿铁。”两个穿着附近高中制服的女生牵着手走了进来,视线刚一碰上相叶的就飞快低下了头。

“感谢惠顾,一共1280円。”相叶敲击着光屏,“收您1300円,找您20円。”他抬起头冲她们笑笑,“请在店内找座位等一下,我们马上为您准备。”

 

“很受欢迎嘛,大哥哥。”二宫用胳膊肘顶了顶相叶的腰,“这两杯拿铁就交给大哥哥咯,记得拉花要做心形哦。”说完露出一脸坏笑。

“少啰嗦。”相叶撇撇嘴,“ニノ也很有人气啊,上次那个中学生一直盯着ニノ看呢。”说完便端着两杯拿铁离开了吧台。

“这家伙是吃醋了吗。”二宫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嘀咕了一句,猫唇一勾,自嘲一般开口,“……怎么会。”

 

到了闭店时间,趁相叶在厨房捣鼓宵夜,二宫回到空无一人的店面里,打开了刚刚已经关闭的半自动咖啡机。

不过一分钟,一杯简单的咖啡就煮好了。他端起奶泡壶向杯中倾倒,画出了一个完美的心形。

二宫随手撕了张便签,简短地写了几个字,便关掉了咖啡机,把拿铁放在了厨房里的餐桌上。便签一角压在杯底,才没有翘起来被风吹走。

“……我在干什么。”他吸了吸鼻子,猫着背往休息室走去。

 

“マサキへ(给MASAKI):

お疲れ様(辛苦了)。

かずより(KAZU敬上)”



tbc

【咖啡馆30题】【竹马】Ⅴ虹吸壶的下壶爆炸了

#大哥出场了(鼓掌

#xgg还要等一阵子

#请勿上升至真人

#OOC



说起店里现在用的虹吸壶,还是松本从外地带回来的。

 

“一杯炭烧。”来者吸了吸鼻子,指尖在菜单上轻点。

二宫常说,什么样的顾客喝什么样的咖啡。这是他多年观察出来的结果,一般顾客从门口走到吧台前的过程中,他就能把订单猜个八九不离十。

“比如门口那个晒得黑黑的大叔,绝对是炭烧没错。”一分钟前他对着相叶耳语。

 

大野找了一个靠墙的位置坐下,开始观察起了墙上的装饰画。这些装饰画都是二宫从旧货市场淘回来的,但也经过了他的精挑细选。二宫看着来客用很专业的眼光看着装饰画,不免有些紧张。

“眼光很不错嘛。”大野小声嘀咕着,点了点头。

就在二宫放下心来的一刹那,吧台处传来了“乓”的一声。好在店内没有其他顾客,才没有引起慌乱。

 

“笨蛋!要我说几次下壶要擦干!”

“对不起嘛ニノ我我我我回头陪你一个……”声音的主人有些慌乱,努力地收拾着残局。

“唉……算了算了,我从公费里出吧……”

好像是店里常有的小意外。大野并不赶时间,饶有趣味地听了几轮吧台后的对话,回过神来发现店长一路小跑到了他的桌前。

“非常对不起,先生,由于店员的失误导致我们浪费了您的时间,我们决定今天帮您免单。”

 

五分钟后,大野一边喝着一杯免费的炭烧咖啡一边读着放在店内书架上的一本钓鱼杂志。店长的训话还在继续,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而戛然停止。

这间咖啡馆好像很有趣。喝完了最后一口,大野猫着背悄悄地离开了。



tbc

【咖啡馆30题】Ⅳ手握着手教冲咖啡【竹马】

#一篇纯笃

#请勿上升至真人

#OOC


  

十二月初。

进入冬天,咖啡馆的人气比起之前要火了不少。“总不能让我一个人调咖啡嘛。”二宫这么对相叶说,“来我教你。”说着挽起了袖子。

 

二宫一直在用最传统的方式手磨咖啡豆。他看着相叶笨拙地磨着那些颗粒,大小明显不同。“要不要买个电磨呢?”他笑着用拳头捶了捶腰,走到相叶旁边轻轻地用左手握住了相叶的右手。

“那……那ニノ的坚持不就白费了嘛。”相叶极力稳着动作,努力不让握着自己的那只手察觉到自己紧张得发抖。

“所以我才在教你嘛!别分心!”二宫的小尖嗓缓解了氛围的尴尬,“你以为这是速溶嘛!好好学!我也会裁员的!”

 

相叶当然知道二宫不会裁了自己。他只知道,那个定休日的下午是冬日里的一个难得的好天气,阳光洒进室内,把二宫的发梢照得泛金,浅色的瞳里像映着星星。

 

……

 

“相叶氏你个笨蛋!直接加那么多水进去会漏出来的!要先加一点水把咖啡粉润湿才行……明白了吗?”

相叶的右手被再一次握住,二宫用非惯用手也稳稳地把住水壶,站在相叶后面,微微踮起了脚尖。

 

相叶甚至忘记了回答,呆呆地在二宫的指挥下调出了他人生中第一杯滴滤咖啡。

同时开始的,也许还有他人生中第一次的初恋。



tbc

【咖啡馆三十题】Ⅲ花式咖啡的牛奶比例【竹马】

#比起无差偏向二相

#润润:我就默默地看着你们秀恩爱

#请勿上升至真人

#OOC



在来好友二宫开的「ニノミ屋」工作之前,相叶还是个只在需要熬夜之前简简单单地喝上一杯三合一速溶的人。

 

“……所以说,同样是由意式浓缩、热牛奶和奶泡组成,拿铁和卡布奇诺的区别就在于……”

相叶发着呆,面前的卡布奇诺早已喝得见底,却迟迟没有碰旁边的那杯拉花拿铁。

“……把意式浓缩的用量当成一份,卡布奇诺里牛奶是一份半,奶泡则是半份。拿铁则相反,所以可以拉出这样的图案……”

相叶怔怔地盯着瓷杯中的拉花看,心不在焉地应答着店长的咖啡基础教学。

“……抱歉,是我一口气说太多了吗?”二宫伸出圆乎乎的手掌在相叶面前摆动了两下,“相叶氏——在听吗——”

“心形的……”

“这个是最简单的图案了,相叶氏要试试吗?这个图案虽然简单,意外地很有人气喔。”

 

“……那个时候发生了这样的事呢。”二宫嚼着汉堡肉,跟刚洗好平底锅的松本回忆起了过去,“雅君是不是那个时候就开始暗恋我了fufufu”

“小和别说了!好羞耻(////)”菱形嘴的店员用手捂住脸,“小和才是,后来还不是脸红到耳根了!”

松本洗好厨具,习以为常地看着自家店长和同事秀恩爱。

 

“笨蛋情侣。”他笑着收好了餐盘。


tbc

【咖啡馆30题】Ⅱ新来的工读生【润斗】

#有少部分的竹马

#请勿上升至真人

#OOC


 

「ニノミ屋」的附近有一所挺有名望的大学。学校鼓励学生打工赚钱,体会父母的不易。

生田斗真就是这所学校的学生。

 

“那么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店长捏着生田的履历书,抬起头来直视这位比自己高了一截的大学生。

生田咽了口唾沫:“您说。”

“……明天能来上班吗?我家那个笨蛋秋季花粉症犯了,除了我以外没有店员我也很困扰的。”

 

“……所以说,我明天要去打工。”生田一边通着电话一边咬着冰咖啡的塑胶吸管,“明天你跟KAME两个人去吧,真的很抱歉……”

“没有关系,前辈你不必道歉的。”山下回答,“前辈有什么想买的东西,我帮你带回来……”

 

“电话打完了?”店长伸了个懒腰,浑身的骨头咔咔作响,“带你去后厨认识一下同事。”

“……是!”生田端着喝干净的玻璃杯很紧了店长的脚步。

“这位是相叶桑,”他指着倚在后门上的带着口罩吸鼻子的青年,“你明天就是代他的班。”

“这位是松本桑,我们的厨师长。大学时期是我的后辈。”店长叉着腰,腰板也直了一点,想必松本是他十分欣赏的后——

 

“……好帅……”生田捂了捂嘴,心里的声音还是流了出来。

 

看来最近会有好事发生呐。店长冲着才把视线转过来的松本摆了摆手,发出了小猪般的笑声。


tbc

【咖啡馆30题】Ⅰ奇怪的顾客【竹马】

#这篇竹马很少

#主要在讲小律师

#请勿上升至真人

#OOC


From:まっちゃん

从车站出来,向东步行五十米右拐,再直行十米左右就到了。

知道兄さん你很忙,但下班时间偶尔来坐坐吧。店名叫「ニノミ屋」。

 

时间是晚上十点半。相叶擦完最后一个杯子,又听到了门上悬挂着的铃铛轻轻摇动的声音。

“欢迎光……欸?小润?你不是在后厨……”

“一杯热可可,一份奶油培根焗饭。”来者笑眯眯地,放下了看似很沉重的双肩背包。

 

向厨房报完菜名之后,相叶挠了挠后脑勺,一边做热可可一边嘀咕:“我一定是看走眼了……刚刚那个客人跟小润长得好像喔。”

“雅君你嘀咕什么呢?”收银台传来了黏糊糊的问句,二宫打了个呵欠,从掌机的游戏里抬起了头。

“小和我跟你说哦,坐在窗边那位——”

 

“久等了,您的奶油培根焗饭。”

客人的热可可已经见底,有些驼背的店长在上菜的同时收走了瓷杯。

“いただき……マツコ・デラックス!”

好冷。店长握着瓷杯的手抖了一下。

 

“大翔……既然来了为什么不来后面打招呼。”

“哟!まっちゃん!待(ま)っちゃた!”

“……6分。”松本翻了个白眼。

“喝着热(ホット)可可(ココア)在这里(ここ)发着呆(ボーっと)等着你呢。”深山龇着牙,笑得发抖。

“……你只是想说段子而已吧。”


tbc